您的位置:首页 >> 人文修养

重走漫川路

    漫川关是山阳的南大门,边陲古镇,与湖北郧西接壤。独特的地理环境,厚重的历史文化,优美的山水,南北交融的风韵,吸引了天南海北一拨拨如织的游人来此造访,给古镇增添了无穷的魅力。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于交通的闭塞,漫川关犹如一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家碧玉,不被世人所知。那时我在山阳县卫生防疫部门工作,曾多次去漫川关防治疟疾。因漫川关地势低凹,境内水田纵横,蚊子特多,疟疾便猖狂传播。每年春天我们都要去那里搞防疫,挨家挨户搞调查,给群众发放预防疟疾的药品,而且一定要亲自将药片发到病人手中,而且总结出“送药到手,看服到口,吐了再补”的防疫顺口溜。


    那时交通极其不便,山阳去漫川关只有一条逼窄的黄土公路(属省道),也没有像样的车子,敞篷解放牌卡车而已。每天清早车站发一趟车,旅客挨挨挤挤拥葱般站在车箱内,一只手高高扬起,牢牢抓住车箱上空的弓状铁栏杆。车子在坑凹不平、弯弯曲曲的黄土公路上像喝醉了酒般摇晃前行。途中要翻越几架山岭,特别是翻那架高插云端陡峭的鹘岭,车子蜿蜿蜒蜒大约要爬行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山巅。上山时,旅客站在车箱内多数人眼睛紧闭,不敢向外看,有的屏住呼吸,个个把心提在嗓子眼,生怕车子有个闪失,跌入深渊。好不容易爬上山顶,司机关掉油门,让车子缓缓下滑,几声悠长的鸣笛,惊得幽谷公路两旁树林子里的锦鸡四处乱飞,间或有野猪、野兔、獾、香獐在公路乱窜。车过僧道观,翻箭岭、至法官庙、前店子,眨眼就到漫川关了。车子缓缓开进漫川车站,旅人依序扒住车沿跳下车,个个成了灰人一般,有晕车者顺便蹴在一边哇天吐地的呕吐,急于入厕者一手提了裤子小跑着去车站简易厕所方便……


    看今朝,山变水变世事变,山阳的交通飞跃发展。去年“国庆”节,我旧地重游去了趟漫川关,坐的是舒适豪华大巴,车内有冷气开放,宽阔的公路一律柏油铺面,路两旁绿树成行,繁华似锦,车过处尽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醉美景像,让人应接不睱。尤其是隧道的打通便捷了路径,省了时间,更可喜的是车子再不须翻越崎山峻岭了,于是大大提高了安全系数。漫川关更是变化得几乎让人认不出来,昔日冷清荒凉的小镇,今日车水马龙,旧貌换新颜,装扮得靓丽多姿,成了闻名于世的省级重点旅游古镇。


    山阳交通事业的飞跃发展,从一个侧面说明改革开发给各行各业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于是,我在心底高呼:改革开放亚克西!


(作者为陕西省作协会员、农工党商洛市委会宣传干部 田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