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议政建言

整治小水电 保障生态平衡

整治小水电 保障生态平衡

----关于加快整顿治理小水电、保护秦巴山区水安全的建议

刘笃慧 马鹏程

秦岭山区是南水北调的水源涵养生态保护区,切实保护好该区的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对于保障南水北调供水安全和陕南可持续发展极为重要。然而,星罗棋布的小水电站却掠夺式的破坏着河流水系的生态安全。整治小水电,护佑秦岭山区自然资源平衡,事关省委省政府关于陕南循环发展战略部署的实现,事关“富裕陕西、美丽陕西、和谐陕西”的实现。

一、陕南小水电开发的现状

我国将5万千瓦以下的水电站称之为“小水电”。近十几年来,在国家鼓励小水电建设的政策导向和地方利益的驱动下,小水电得到空前发展。

我省境内709公里的汉江干流,就已兴建黄金峡等7个梯级电站。安康、汉中两市在汉江及其支流上建成大、小水电站近900座。即便在秦岭北麓的黑河水库水源保护区, 乃至太白山脚下,小水电依然是横卧河道。寸水必争,不计生态成本,掠夺式地引流发电严重威胁着“南水北调中线”和“引汉济渭”的供水安全。

宁陕县汶水河40公里河段上已经建有10座小水电站,还有一座待建,目前已造成20多公里的河道断流,而引汉济渭工程的大坝就在宁陕县汶水河下游的梅子乡,这10座小水电几乎榨干了汶水河。

岚河百余公里的主河道上有16座电站,几条支流上也建有10座电站。从岚皋县城关镇到赢湖水库入口的佐龙镇,仅有的20余公里岚河段就建了三座小水电站,总发电量不过4万千瓦,却让河道脱水断流十几公里。

有资料显示,蔺河口水电站20044月下闸蓄水发电以来,由于没有按照国家法律规定下泄生态水流量,导致下游厂坝之间六公里河道河水干涸,沿途城乡居民水井干涸,水利设施报废,农田不能灌溉,人民群众的生存环境受到严重影响。仅岚皋县城关镇四坪村就有32口水井干涸,162680多人,6000多头牲畜饮水困难,400余亩水浇地无法灌溉。蔺河口水电站蓄水发电,受省电力调度中心控制,大部分发电时间是在夜间(晚1900至次日100),导致白天下游20多公里河段脱水,致使岚河漂流景区无水可漂。据统计,在没有蔺河口水电站之前,即20002003年,岚河漂流旅游景区每年接待游客量10余万人次,年创旅游综合收入5000万多元,直接收入近2000万元。但到2012年,水电站上缴税收只有900多万元,地方财税收入仅占到25%,扣除安康市级的7.5%,到县上只剩下17.5%,不足160万元。蔺河口水电站建成发电后,由于白天和旱季均无水可漂,雨季水库泄洪无人敢漂,3A级岚河漂流变成了黄粱之梦。同时,蔺河口水库下游的河道断流不仅造成河床乱石穿空,而且引起地下水下降,鱼类消亡,昔日桃花汛季节“鱼洞子”喷涌的鱼汛早已消失,诸如大鲵和汉江特有多鳞铲颌鱼、细鳞鲑鱼等珍稀鱼种已经绝迹。由于河水断流、河床裸露,湿地凋萎、河岸塌陷,临河而居的岚皋县城3万多居民也失去了生态乐园。水电站给旅游业造成的经济和生态损失远远超过水电的财税收入。

把汉江流域的水河水引至黑河水库的引水枢纽位于周至县境内老县城的水河上。但秦岭北麓仅在周至段就建有26座小水电,其中有17座竟然建在黑河流域的大小支流上,它们直接威胁到黑河水库和西安市的供水安全。

二、各地加快治理小水电步伐

实践一再证明:一条河流只要修一座引水式电站,就可能导致整个水生生态系统遭到毁灭性的破坏。小水电开发不仅导致坝下河床干涸和严重的水土流失,而且还由于小水电修建的永久性拦河大坝阻隔河道,导致大坝上下游形成洄游性水生动物通道阻断,使水生生物物种、珍稀濒危物种及土著特有物种快速消亡,破坏后的水生态系统极难恢复。如果继续听任以牺牲水资源、水生态和水安全来换取小水电带来的GDP与财政增长,等待我们的绝不是“美丽中国”之梦,而是大自然更加沉重的惩罚。为了给子孙留下青山绿水,整治小水电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时候!

无序扩张的小水电对生态环境产生的恶劣影响,已经引起中央和各地政府的重视,小水电的生态安全与经济收益的关系问题已成为政府的重要工作之一。为此,水利部在全国开展了小水电开发专项整治活动,会同相关部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小水电安全生产工作的通知》。湖南、吉林、贵州、辽宁、广东等10多个省份出台了水能资源管理的地方性法规。陕西省政府也就小水电站下泄生态流量(10%)也作了明确规定,陕西治理小水电工作进入了新的时期。

三、整顿治理小水电的建议

1)普查建档。尽快详查秦岭山区小水电的数量、建设规模、流域分布、设备水平、运行状态、业主、投资、经济效益、税费缴纳、存在问题和管理等情况,给每一个小水电建档入库。

2)科学规划。加快编制秦巴山区汉江流域及秦岭北麓渭河支流水资源科学利用与保护规划,打破行政界线,按照中小流域划分功能区,根据流域水资源承载力、水环境自净能力和生物多样性特点,确定其生态功能管控级别以及合理开发程度,设立水生态系统自然保护区,划定生态安全红线,禁止在生态红线以内和生态敏感区建设小水电站。

3)严格标准。坚持“统筹规划、保护优先、有序开发、严格准入,强化监管“的原则,对小水电重新进行统一的生态环境评价、分类排序,要坚决停止审批新建小水电,在建者要停建整顿。首先,关闭已经建在水源保护区、严重影响水资源环境和生物多样性的小水电;其次,尽快关闭那些规模虽小但负面影响较大的水电站;第三,对其他建成的小水电,依照其环评结果,或逐步退出,或达标优化后予以保留。

4)修订原有标准。为了维持水生生态系统稳定所需要的最小水量一般不应小于河道控制断面多年平均流量的10%。但是,除此之外,还必须考虑全流域生态环境和社会经济发展等对水资源的多种需求,为此,必须加大下泄生态流量。考虑到秦岭山区经济社会发展对水资源自身需求、南水北调和引汉济渭的供水需求,秦岭山区的水资源环境压力日益增强,必须提高生态安全的门槛,建议把水电站下泄生态流量标准提高到不应小于河道控制断面多年平均流量的20%30%以上。

5)政策引导。对于应当关闭拆除的小水电,根据已经发生的投入产出具体核算情况,予以适当财政补偿,或者给予集体土地经营权补偿、城镇建设用地补偿、金融扶持鼓励等政策,在贫困山区开发特色农林牧渔业、生态旅游等方面予以土地使用的优先权和政策优惠扶持。

6)严格监控。全面建设水电站生态下泄流量实时自动监测和远程传输系统,确保生态流量数据获取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便于生态流量泄放调度管理和环保主管部门监督,还可根据河道生态保护的需要,适时优化泄水调度。

7)强化法律支撑。加快编制陕西省小水电站生态安全管理条例,依法强化对小水电的生产安全、生态安全进行监督管理。征收水电站对于水资源的占用费、使用费,用来建立水电生态补偿基金,用于当地水土保持和环境保护事业。加大执法力度,对于违法行为的水电企业要建立黑名单制度,进行公开曝光和严格惩处,鼓励群众举报小水电破坏生态环境的违法行为。同时要发挥我省小水电行业协会的组织作用,提高企业社会责任感和自律性,增强生态文明建设的积极性。

(作者单位:刘笃慧,省政府原参事;马鹏程,农工党陕西省委员会秘书长)